3d太湖字谜
新疆甬庫團結村:續寫民族團結新篇章
時間:2019-10-08 |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 作者:馬呈忠

甬庫團結村新建的安居富民小區。 本報記者 馬呈忠攝

寧波市在甬庫團結村援建的幼兒園,讓村里的孩子享受到了優質學前教育。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記者 馬呈忠攝

  60年前,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縣甬庫團結村是一片連綿起伏的沙包,僅有的幾棵白楊樹是村里突出的標志。60年來,在團結村生活的多民族兄弟姐妹們,齊心協力,團結一心,共同奮斗,把昔日的沙包窩建成了文明、富裕的新農村。

  秋日南疆,碩果累累,豐收喜人。 在新疆阿克蘇地區庫車縣甬庫團結村的石榴籽廣場,漢族、維吾爾族、回族、哈薩克族等各族村民種下的杏樹、蘋果樹、石榴樹、葡萄樹等已掛滿了成熟的果實,紅、黃、綠、紫多個顏色分外惹人注目,點綴著今天新時代的美好生活。

  一棵樹“長”成一個村

  甬庫團結村,原名叫莫瑪鐵熱克村。近兩年受益于浙江寧波市的無私援助,改名“甬庫團結村”。 莫瑪鐵熱克,維吾爾語意為“一棵樹”。甬庫團結村66歲的村民買買提·阿皮孜告訴記者,上世紀50年代,有幾家農戶搬遷到這里時,四周高低起伏的戈壁沙包間,只有孤零零的幾棵白楊樹。 1961年,蘭新鐵路基本建成后,不少鐵路工人響應國家號召,留下來成為村里第一代村民。據村民王明銀說,當年他的父親王金玉等上百人拖家帶口來到甬庫團結村開荒種地。每年春天,村民們都揮著坎土曼,平整土地,修建大渠,引水排堿。 買買提·阿皮孜清楚地記得,他和發小王明銀等人小學畢業后,便挑起籮筐跟著父母干活。“那時,大人們每天掙七八個工分,我們小孩每天有三個半工分。”如今頭發花白的王明銀經常和買買提·阿皮孜聊起往事。 “真是趕上了好時代,種地實現了機械化,農民買農機有補貼,滴灌澆水施肥省時又省力。以前一年種幾十畝地,現在一年種幾百畝地。”王明銀說,“黨的各種惠農政策,讓我們的生活有了很大變化,每家都住上了安居富民房,跟城里人的生活沒啥差別了。” 1982年,村民孫成忠在甘肅永昌老家的大哥,趕著馬車帶著家人來甬庫團結村看望孫成忠一家。當看到在沙漠邊緣種地太艱苦,種糧食產量又低,大哥勸孫成忠回老家,在老家生活種地都比這里好,可孫成忠沒有同意。 4年后,孫成忠往內地銷售紅棗路過老家。大哥得知孫成忠通過種棉花和做生意在村里率先買了電視機和自行車,認可了孫成忠當初的選擇。

  民族團結親如一家

  秋日里,甬庫團結村的夜晚依舊忙碌。 結束了一天辛苦勞作的艾合買提·格力,顧不上休息,趕到漢族兄弟孫志寶家,看望生病休養的漢族爸爸孫成忠。 “喜歡吃拌面,這是媽媽的味道。”看到艾合買提·格力進了門,孫志寶立即去給母親打下手,很快做好了一碗哥哥艾合買提·格力最喜歡吃的拌面端上來。 今年43歲的艾合買提·格力,幼年喪父,家里生活困難,經常是吃了上頓沒下頓。7歲的一天,餓著肚子的艾合買提·格力蹲在孫成忠家的院墻外哭鼻子,聞聲趕來的孫成忠把艾合買提·格力領回家,端上一碗拉面給他吃。 “那是我吃過最香的拉面,一碗熱氣騰騰的拉面端上來,我感動得哇哇大哭。”從那一碗拉面開始,艾合買提·格力就和孫成忠一家一起生活。在艾合買提·格力結婚那年,孫成忠拿出5000元幫他置辦家具。 “孫成忠像父親一樣看著我長大結婚,我要像兒子一樣陪著他。”2008年孫成忠因車禍住進了烏魯木齊市的一家醫院,當時孫志寶還在天津上學,艾合買提·格力決定自己留在村里幫忙種地,讓妻子去烏魯木齊照顧孫成忠。2018年孫成忠患病,艾合買提·格力兩口子把孩子放在鄰居家,一起到烏魯木齊幫助照顧孫成忠。 “村里的維吾爾族兄弟也是我們家的恩人!”孫志寶告訴記者,1961年父親孫成忠跟隨父母從甘肅來到新疆,定居在甬庫團結村,與同村的尼亞孜·奧蘭木夫婦成了朝夕相處的鄰居,兩家關系很好。 一年后,孫成忠的母親去世,尼亞孜·奧蘭木夫婦主動幫忙撫養照顧孫成忠兄妹長大成人。 半個世紀以來,像孫成忠、尼亞孜·奧蘭木、艾合買提·格力這樣的民族團結故事,在甬庫團結村一代又一代村民間不斷傳承發揚。 王明銀和買買提·阿皮孜是40多年的老哥們,年輕時一起挖大渠、種棉花,到內地做生意,現在兩家人依然好得像一家人一樣,誰家做了什么好吃的,一定要送給另一家品嘗。 如今,兩家的兒孫也成了好朋友,延續著兩個家庭40多年的感情。王明銀的兒子王雙劍說:“我們從小玩到大,一起生活。我也會把兩家人的故事講給孩子聽,讓孩子們也要像我們一樣親如一家。”

  從“貧困村”到“樣板村”

  今年4月份的一天早上,村民阿扎擔木·薩烏提看到自家地里有村民自發來幫忙種甬庫團結瓜,激動得立即給在烏魯木齊看病的丈夫打電話,讓他安心看病,不用擔心家里。 甬庫團結瓜又叫甬甜5號甜瓜,是2018年浙江寧波市援疆干部幫助引進的新品種,瓜形小,耐干旱,特別適宜在當地種植,更適合在超市銷售。去年團結瓜一上市,很快銷售一空,阿扎擔木家每畝地增收2000多元。

  “團結瓜種子1公斤8000元,但寧波援疆指揮部免費提供給我們。種團結甜瓜還能再種一茬玉米。”阿扎擔木說。 據介紹,去年甬庫團結村在500畝小白杏基地套種了300多畝團結瓜,按照公司+農戶的訂單模式種植,農戶收益頗豐。今年村民們主動調整種植結構,種瓜的積極性很高。 60年來,甬庫團結村從開荒種植單一種糧食作物,到如今糧棉瓜果齊頭并進,村民的錢袋子越來越鼓。 每天清晨,53歲的村民王小軍都會到鄰居馬木提·艾德熱斯家的新牛圈里,與養牛合作社其他成員一起協作添水、加飼料、打掃衛生,喂完了牛,再下地侍弄棉花。 今年75歲的馬木提·艾德熱斯從生產隊的時候就養牛,包產到戶后,他開始自己養牛。到1993年,馬木提·艾德熱斯養的牛已經有30頭了,成為遠近聞名的致富能手。可是馬木提·艾德熱斯仍不滿足,他告誡自己,一個人富不算富,要讓全村人都富起來。 從那時起,馬木提·艾德熱斯開始鼓勵帶領各族村民學習牛羊養殖技術,毫無保留地將養牛經驗傳授給大家。有些村民家里沒有牛圈,他就把人家的牛帶到自家牛圈里免費飼養。誰家的牛生病了,他也會第一時間來幫忙救治。 有一次,漢族鄰居姬志超家的牛吃了苜蓿,肚子脹得厲害,大家都以為牛沒救了,經馬木提·艾德熱斯檢查治療后,沒過多久牛竟然好了。 幾年前,靠種植棉花有了些積蓄的村民王小軍和劉大禮,找到馬木提·艾德熱斯合伙成立了養牛合作社。可合作社在發展中卻遇到了難題,馬木提·艾德熱斯家的老牛圈太小,養不了太多牛。 庫車縣和寧波援疆指揮部了解情況后,很快下撥了40萬元幫扶資金,幫助建起了一個養殖功能完善的新牛棚,可供同時養殖50頭牛。2018年,合作社養牛收入達到 10萬元。目前,村里共有4家畜牧合作社。 從單一種糧食,到種棉花、栽瓜果;從零散養殖,到成立養殖合作社:一戶一策精準扶貧政策,讓甬庫團結村31戶貧困戶在1年多時間里實現了脫貧。去年底,全村人均純收入10900元,今年預計將達12000元。 黨的十八大之后,在援疆資金幫扶下,甬庫團結村的變化日新月異。 去年,庫車縣和寧波援疆指揮部按照“產業興旺、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重點將甬庫團結村打造成樣板村示范點,依托村莊中心區建設,按照3A級旅游景點標準,新建了富民安居房、村文化禮堂、旅游集散中心、村史館、石榴籽廣場等,并對鄉村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實行改造、提升,美化了居住環境,提高了村民生活質量。

  團結村明天會更好

  聽父親說村里已經變成3A級旅游景點后,在烏魯木齊打工的艾合拜耳·托乎提馬上辭掉薪酬優厚的工作,決定回村創業。 回村后,艾合拜耳·托乎提投資7萬元租下村口新建的安居富民房,開啟了鄉村風情農家樂,取名“團結人家”,發展鄉村旅游。 在援疆資金的幫助下,甬庫團結村修建了庫車縣為數不多的村級巴扎(維吾爾語意為“集貿市場”)。 “以前打馕自家吃,現在打的馕都賣到內地去了。生活越來越好了。”村民卡哈爾達·吾提家流轉了土地,在巴扎的大馕城當起打馕師傅,每月有4000多元收入。 孫志寶大學時學的是日語,畢業后在天津市一家國際旅行社工作。正當他的事業風生水起時,他卻毅然辭職回到了村里。 “父親給我打電話,要帶領鄉親種植紅棗脫貧致富,但缺幫手,希望我回來。”孫志寶說,“想到村里民族團結得像一家人一樣,家鄉處處都在變化,我認為村里的發展機遇并不差,就果斷回來了。” 看著村里的一些年輕人外出就業創業,很多出去的人年收入遠遠超過在家種地的收入,孫志寶卻從未后悔自己當初的選擇。黨的十八大后,國家各種政策向農村傾斜,農民尤其是南疆農民得到的實惠越來越多。被村民們推舉為“領頭羊”的孫志寶,如今正干勁十足地帶領大家增收脫貧。 “老一輩像愛護眼睛一樣愛護民族團結,給我們打下了民族團結的好底子,戈壁灘變成了綠洲和良田。作為團結村的第三代人,民族團結一家親的觀念已扎根在我們的心里。今后要培養好民族團結的第四代人,大家像石榴籽一樣緊緊地抱在一起,建設宜居宜業的美麗新農村。”孫志寶說。 天山雪松根連根,各族人民心連心。 新時代,在這片希望的田野上,甬庫團結村正在續寫民族團結新篇章。(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馬呈忠)


微新疆

相關鏈接